Eifersucht

第一年的时候想着还有两年,
第二年等到的时候惊讶的同时想着还有第三年
然后就连最后一次都等完啦,再也没有要等的日子
我们就要告别啦
再见啦 但是你是排第一的嘛

自己的树洞

我讨厌我自己 一天比一天更讨厌

新室友看起来好恐怖
一点喜欢的感觉都没有
遇到这种事情除了打在lft里连能说的人都没有

所以我高中是为什么啊...

我好想死啊 一天都不想活了

我讨厌人,人也讨厌我。

我对一切失去了兴趣
我曾经不是这样,但我现在为人冷漠。
头痛不见好。
我还能活多久

我想起来我的梦了,
有外公 还有教会
很奇怪的教会。
我同学是教徒,所以我是知道他会去教会的。
我自己也去过那个教会,很清楚长什么样子。
但是看到梦里那个教会居然没有反应过来。
我从窗外看里面,看到同学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。
梦里的我的反应是:啊 果然他坐这个位置啊,之前他拍的照片我看到过 就是这个位置。
可是现实中根本没有什么照片。
为什么做梦的我会理所应当的记得。
最关键是,我连“他给我这张照片”都是记得的。
明明是现实中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。

梦里的世界到底是什么。
还有外公 似乎是外公
他也来了。
我们好像还一起乘出租车。
我说“啊 xx就是这个教会的 他还蛮奇怪”
然后回头就看到穿着有点深蓝色的衬衫的我的同学。
到底是什么?

我像乔邦尼一样叫:xxxx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哦。

我最重要的朋友,像康贝瑞拉一样。
恐怕也再也回不来了。

我希望处在这个状况下的我们,能是在银河铁道的列车上。

然而不是,我在这里上不了银河铁道的列车。
请带我去看北十字星,看浮不上来的轮船,见那些落水的人们。
但不要跟我告别,把我也带下车吧。
我希望先下车的是我,即便是现在,我希望我的同学能乘到终点。
我希望你在终点孤独的下车,但毫无疑问我是喜欢着你的。

我知道的 那不是单箭头。
我当时如果承认就好了,我承认就好了。

我再也喜欢不上别人了,连朋友都不想有。

我的心变成碳酸钙和二氧化硅的产物。
就算有人把它放进微波炉也不会化掉。
就像几年前说的那样,如果我是机器就好了。
那时的我的同学,和这时的我,都是机器就好了。

我想不起来昨天做的什么梦了。

但是就在刚刚我突然想起来了,凌晨四点四十八分天还不透光的时候。
我模模糊糊看着侧面的墙。
思考我现在躺在哪里。
大概做的梦跟回家有关系,我到底在哪里?
在自己的床上吗。

丝毫没有想起来自己身处国外。

在我生活中慢慢消失不见的 我亲爱的同学啊
每天每天在我闭上眼睛后的世界中活着。
出现在所有牙齿不会掉落的梦里。
你是我大脑构成的活物吗?